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7 June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我該拿什麼形容自己呢?一顆燦爛的向日葵,還是一株黑色的曼陀羅花?再或許是朵天真的雛菊花?其實即使鏡子裡的自己顯得那麼真切,我還是像看這個世界一樣無法看清自己的全貌。就像中間隔了一層透明的砂紙,無論距離收縮到多麼熹微,都永遠有著無法走近的結局。 一直覺得自己是一條游弋在時空裡的魚,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,沒有時間與空間的阻隔和限制。我是自由的,可是最終卻在莫名的時空裡弄丟了自己,找不到出口。更找不到回家的路。 一把椅,一張桌,一疊書,這便構築成了我生活的全貌。我是個簡單的孩子,過著與千千萬萬學子同樣簡單的生活。當孤獨與寂寞瘋長時,我總是把自己隱居在某個不為人知的角落裡,沒有陽光和溫暖,將蒼白和茫然交給虛擬世界,以殘忍的方式想像,冷冽的目光中帶著鮮紅的血液。最後的最後,我抱著我的思想在一旁瑟瑟發抖,前面是生病發燒的靈魂在蒼涼的跳舞。 我是一張鮮活的拼圖,被時間和食宿切割成一塊一塊的碎片。每一片都有自己的思想,甚至呼吸著同樣的空氣,在組裝完成後,我的矛盾就這樣突兀的擺在了自己面前 試圖尋找到一座繁華的城堡,那裡有暖暖的陽光和熱氣騰騰的飯菜,我伸出手去,會有人來善意而憐惜地握住它們,然而溫度傳遞過來,融化掉心裡淤積已久的冰塊,我的思想復甦過來,讓那些無所謂的渴望不再漂泊,所有的蒼涼也有了收容它們的小窩 然而這終歸只是一種幻想,習慣了凜冽的方式,倘若果真有那麼一天,我想我也會在那些溫暖中融化掉,因為冰冷的不止是心,還包括整個人。 我是九月,花架下沉睡的精靈。會瘋瘋癲癲,也會呼吸平靜,習慣一個人聽著音樂走路的孩子。不奢望你們能忍受我的壞脾氣,只願有一個人坐下來認真地聽我講故事,白天黑夜,無休無止……